• 永久ppn880.com
  • 琵琶妞APP下載,永久發布>>
    圖片系列
    亞洲色圖
    歐美性圖
    自拍偷拍
    激情圖片
    小說系列
    都市激情
    武俠玄幻
    校園春色
    強奸亂倫

   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,以免中毒永久發布:ppn880.com

    水曖鴨知之培訓


     關進青山市看守所的盧得林,此時正在觀看一隊螞蟻搬家,嘴角裂出近來少有的笑意。但他不知道,一場噩夢將要開始。

      「弄死你,就像弄死一只螞蟻。」盧得林忽然想起那個告他強 奸的女人曾說過的話。他清楚地記得她說這句話時,眼睛里流露出的那種滿足感。  久久熱在線播放


      我到底做了什么,真強 奸了一個近五十歲的女人?可證據齊全。盧得林記得他的陰莖進入了她的體內,而且還射了精,精液涌出她的陰道口,順著大腿滴在地上的那張報紙上。這張報紙后來成為最重要的證據。警察抓他時,盧得林大聲申辨道「我不是強 奸,我們是通奸。」在警察局里,盧得林的申訴沒有得到警察的認可,他們準備進一步收集有關證據,向檢察機關起訴。一個高個子的警察對盧得林說:「如果你說不出通奸的可信理由,就等著坐三到五年的牢。」盧得林今年三十歲,在一家網站做網蟲,收入一般,沒房沒車,也沒女人。

      他喜歡有點年紀的老熟女,在圈中的朋友都知道。這個喜好,讓他爽過,把與老熟女做愛的圖片發到網站去,歉了點錢為副業。認識這個近五十的女人時,他把這些圖片也給這女人看了,引得這女人開懷大笑,說他是個壞男孩。盧得林以為時機已到,撲上去扯光她的衣服,在老熟女還沒回過神的時候,扶著自己那根不大不小、龜頭如雞蛋般的陰莖直插進老逼中。那老熟女先是無聲,然后大叫一聲,暈了過去。這情景讓盧得林不敢久戰,急促地抽插了上百下,草草地在她的陰道里射了精,提起褲子就走人。  先鋒影音最新色資源站


      第二天,盧得林還在自己那間出租屋里做夢的時候,警察破門而入,抓他到了派出所。那老熟女告他強 奸,證據齊全。在派出所里那老熟女惡狠狠地說了上面那句話,然后轉身走了。負責記錄的警察合上記錄本,笑著對他說:「你知道她是誰嗎?敢強 奸她。哼,你小子還愛這一口。」盧得林知道判刑是躲不過的了,現在什么都不想說,只想一件事,就是出來后怎么找到那老女人,怎么修理她,還不能讓自己再次坐牢。正想著,突然后面有人抱著他的雙臂,只聽后面有一群與他一樣的在押犯說話。

      「他媽的,別人都愛吃嫩草,這小子卻他媽的愛老逼。」「操他的屁眼,讓他也知道點被強 奸的味道。」「喂,大家看,這小子的小屌居然還這么白嫩。」「別亂,有的是時間,讓大哥先上。」很快盧得林被剝得一絲不掛,幾只骯臟的手開始套弄他白嫩的陰莖,疼得盧得林大叫救命。后面的人又說了:「這里是看守所,都要判刑的,你叫死了也沒人理。」讓盧得林沒想到的是,自己的陰莖在他們的套弄下竟然硬了起來,龜頭漲得通紅發紫,龜頭的尿道口處滲出一滴晶亮的前列腺液體。就在他以為這伙人只是玩玩他的陰莖時,屁眼處傳來一陣撕裂的巨痛,一根粗大的雞巴在沒有任何潤滑的情況下,插進他的屁眼處女地,直達直腸,撕裂的屁眼血涌如泉,給插進來的雞巴以潤滑,讓那個操他的人大叫舒服。

      「啊——」盧得林持續的慘叫,在這伙人聽來,就是一種快活的叫春。那天晚上,盧得林被十幾個在押犯雞奸了,肛門嚴重脫落,有人用手把他的肛門塞進去后繼續雞奸他,直到他昏了過去。

      「盧得林,出來。」不知是什么時候,盧得林醒來第到看守警察喊叫。那警察嘴里罵道,你這個強 奸犯,睡死啦?老子叫好幾分鐘了。

      這時候還有誰來看我?盧得林艱難地站起身子,把褲子穿好,步履怪異地跟警察著走到一間小房間。里面只有一張桌、兩張凳子。一個他不認識的男人坐在那。見盧得林站著就示意他坐下,盧得林痛苦地搖了搖頭。那人看了盧得林好一會,問:「你就是盧得林?」盧得林沖對方點了點頭。那人又說:「奉董事長的指示,把你弄出去,現在你在這文件上簽個字,就跟我走吧。」聽了這話時,盧得林真不敢相信這事會發生在他的身上,盧得林都沒來得及看清楚文件是什么內容,只要能讓他出去,他都簽了。

      等盧得林在文件簽字之后,那人轉身向警察招了招手,并遞給他一個信封,點頭說謝謝,董事長一定還有重謝。說完,也不管那警察的反應,就領著盧得林走出看守所。 超碰人人


      外面的天好藍,一陣小風吹來讓渾身舒暢。一輛黑色的轎車在那等著,那人先上了車,然后伸出頭來四處看了看,讓盧得林也上車。盧得林上車后,只用屁股的一小部分坐在車座上。那人伸手過來自我介紹說:「認識一下,我叫阿騎,百花集團的行政秘書,我們董事長希望你能為他做點事。」百花集團盧得林早就聽說過,是娛樂業的航空母艦,背景十分強大。「怎么樣,表個態吧。」阿騎從前面座位上拿過一包東西,「等下到賓館洗洗,再跟我上起見董事長。」不容盧得林再說什么,阿騎示意司機開車。在去賓館的路上,阿騎始終沒說一句話,盧得林想起朋友告訴他的,遇到奇人不要多說話,否則事與愿違。不一會車就進城了,駛進城東一家星級賓館。下車后,盧得林終于忍不住了,小聲問阿騎他能為百花集團做什么?阿騎說他也不知道,見了董事長就明白了。

      在賓館房間里洗澡時,盧得林又經歷了一陣痛苦,當水流沖擊到屁股時,那里引發一陣痛癢交加的難受,讓盧得林無法再洗下去。可屋外阿騎一再催促,盧得林很快將自己沖洗干凈,換一身新的衣服。阿騎審視著他,點頭說,這還有點人樣。說完嘴角揚起一絲笑意。

      他們沒有去百花集團的總部,而是轉道去了另一家星級酒店,在二十一樓一間豪華房間,盧得林見到了董事長。

      董事長比盧得林想象的要年輕,看上去身體很健壯。坐下后,董事長直接說事:「我看過你的檔案,你的條件適合我要你做事的要求。說白了吧,要你做的事就是專門伺候女人,特別是有年紀的女人。注意,不是因為你強 奸了一個老女人,那老女人只是用錢來出出氣而已。」說著,他在控制器上操作著,電視上出現了盧得林在看守所被雞奸的場面,特別放大了他那根始終不軟的白嫩陰莖,并把畫面停下。董事長說:「你的陰莖不大不小,特別是龜頭比一般人的大,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不軟,老女人最需要這樣的好兵器,再說你也有這愛好。」 盧得林終于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。做鴨子。

      二、

      與董事長的談話簡短而明白,盧得林感到這董事長很有能力,比他原來共事的那個網站老板要厲害得多。他又重新坐上那轎車,與阿騎去到城郊的一座別墅。

      阿騎已經告訴他了,到那里對他進行一次兩個月的培訓,這樣才能真正達到做事的要求。 久久愛在線


      車在一座樣子極普通的別墅前停下,走進別墅的大廳里,只見里面站著幾個人,一男五女。這幾個人將是他在這培訓的相伴者。

      盧得林一一看了看這幾個人。那男的叫老劉,人胖胖的,是個禿頂。從左邊數過去的第一個女人姓杜,別人叫她杜醫生,瘦瘦的身材,大約四十歲的年紀,第二個女人們叫官師傅,也是個近五十歲的老熟女,她是廚房里的大廚,能燒一手好菜,第三個女人大家都叫她吳大姐,五十出頭,身板高大強壯,她專門負責別墅里的草坪和花園,同時又兼顧保安工作。另兩個年輕的姑娘,在別墅里做招待,平時很少到別墅里面來,她們住在別墅外的一座小平房里。

      阿騎向盧得林介紹完這些人后,說:「凡事聽老劉的,他是這里的總管,你有事就找他。記住,不要妄想離開這里,否則后果你是知道的。」阿騎沒有再多說什么,和老劉低聲交談了幾句就離開了別墅。

      老劉引著盧得林上了別墅的三層閣樓,他的房間就在那。老劉說:「你就住在這,衣櫥里有你需要的衣服,冰箱里有你愛吃的食物和飲料。對了,這臺電腦只能上我們集團的網站,我們的網站內容非常豐富,你會喜歡的。我知道你是網蟲,但你想通過這臺電腦到外網去就如上天。」說完帶上門走了出去。

      盧得林一個人躺在床上,對這一天發生的事還來不及細想,門就被敲響了。

      進來的是杜醫生,她穿著白大褂,從白大褂上透出的顏色可以肯定,她里面沒有穿任何東西。杜醫生見他探尋的目光,就說這里的人規定不能穿內衣,一年四季衡溫。杜醫生說:「我主要負責讓你的陰莖轉型工作,什么是轉型?就是你的陰莖在我的訓練下,能根據你的意識硬多長時間,能在很短的時間里軟下來。同時訓練你能自主控制射精。」杜醫生伸出她那雙小巧的手,握住盧得林的手,另一只手把盧得林僅有的一點衣服脫光,然后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陰莖。盧得林想不讓自己的陰莖硬起來,因為這幾天只要他的陰莖有點動靜,就扯著屁眼一陣巨痛。但杜醫生那雙柔軟而秀氣的小手,透給男人的感覺像是在女人陰道里慢慢抽插,是那種充滿濕潤又窄緊的肉道,全方位地包裹男人的陰莖,那種刺激沒有一個男人能抗拒勃起。盧得林就在這種撫摸下,陰莖勃起,慢慢硬了起來,盡管屁眼也還疼痛,但那種疼痛已經演變為快感中的疼痛。盧得林很快在杜醫生的撫摸下射精了。

      杜醫生說:「你這么快就射了?這是為什么?我聽說你在看守所的時候那么多人雞奸你,你都沒射。今天是怎么啦。」盧得林心里罵道,你婊子不知道,屁眼被插的時候,哪還有心意去想射精的事。他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下是不能發火,盯著杜醫生身子說:「你的手太、太、太那個什么了,你摸我的時候,我就像插進你的肉肉里,很舒服,就控制不住了。」杜醫生繼續地撫摸著他的陰莖,很快他又硬起來。杜醫生說:「不要想別的事,你靜心感受就行了。」杜醫生在他的陰莖上倒了點潤滑油,輕輕地變換著手法撫摸。但始終不動他的蛋蛋和屁眼周邊的地帶,杜醫生用一根指頭在他的龜頭馬眼上輕輕滑過,傳遞給盧得林的是一陣渾身縮緊的感覺,他努力地控制自己想射精的生理反應。這時杜醫生也感到這一點就停止了撫摸。那種令人消魂的刺激在瞬間停止,這讓他的陰莖堅硬如鐵漲痛起來。

      盧得林羞澀地問:「能不能再來一會?」杜醫生笑了笑說:「很有感覺嗎?  大香蕉視頻在線觀看


      那就點到為止,現在你來感覺一下龜頭下那些肉刺的撫摸。」杜醫生的手指頭輕巧地撫摸著他龜頭下方的肉刺,讓已經腫脹的龜頭一抖一抖地跳動,一股濃精在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情況下射在杜醫生的手上。射完精后,盧得林的陰莖仍然硬挺著,杜醫生用手上的精液做潤滑,繼續上下套弄著他的龜頭。盧得林有點受不了這種刺激,直躲避著杜醫生的撫摸,氣喘喘地說:「你能用嘴來做嗎―――」杜醫生笑著搖頭說:「我是從不用嘴來動男人的陰莖。」她那小手仍舊在盧得林的龜頭上撫摸,她看著盧得林漲紅的臉,額頭上滲出一絲汗珠來,就抽出一張紙巾給他擦拭。「不要緊張,放松自己―――」杜醫生的話還未說完,盧得林又一次射精了,這時他的陰莖還是未能軟下來。杜醫生很平靜地評價說:「你真行,連續射了兩次還不軟。」那天早上,盧得林在杜醫生的手上射了五次,最后一次幾乎沒什么可射的了,只有陰莖一抖一抖地在跳動,從龜頭上滲出一點透亮的體液。后來他虛脫地躺在床上,杜醫生給他蓋好被子,用小手壓了壓被角,輕聲說:「好好睡一覺,等會我來叫你吃午飯。」盧得林一覺睡到下午快四點,他被一陣香味從迷糊中醒來。他的眼前是一盆浸泡著中藥的湯水,杜醫生站在那笑著說:「總算醒了,是先吃點東西,還是開始訓練?」盧得林這時才感到肚子餓,說:「給我來碗面吧。」杜醫生向外招了招手,官師傅走進來,她的穿著讓盧得林大吃一驚,官師傅全身只圍了個圍裙,寬寬的身板顯露出來,腋窩下涌出一撮烏黑的腋毛,她是一個扁胸扁屁股的女人。

      一進來她就高聲說:「聽說你的雞巴很白嫩,我看看。」說著就翻開被子,看到盧得林那根白嫩的陰莖,顏色呈青白色,與此相交的是布滿陰莖上的深青色的血管,大如雞卵的龜頭呈深紅色,由于還未勃起上面有許多皺折。官師傅正想伸手去摸,被杜醫生攔下,說:「你別忘了老板的規定。」官師傅好像突然醒來似的,把手縮了回去,笑嘻嘻地說:「以后會有機會的。」吃了官師傅送來的面條,杜醫生就讓盧得林坐進木桶里,那桶中藥湯水還真的芬香,吸入鼻腔里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,特別是對受到重創的屁眼,更是一種說不出的舒服。就在他享受這種舒服時,忽然覺得有無數只干瘦的手在抓著他的蛋蛋和雞巴,而且越來越吃痛。盧得林有一些驚恐地問:「這藥湯不會把我雞雞泡壞了吧?」杜醫生雙手抱胸,微笑地對他說:「一切正常。」就這樣盧得林坐在藥湯里承受著這種千萬只螞蟻抓咬雞巴的痛苦,一坐就是一個下午。

      晚上的時候,杜醫生進來換一趟藥湯,然后蹲在木桶邊,把她嬌小的手伸到湯里,用早先的手法撫摸著盧得林的陰莖和蛋蛋,讓陰莖在藥湯里勃起。盧得林覺得沒有勃起時那種痛癢還能忍受,勃起后的痛癢增加了百倍,他從木桶里跳起來,哭叫道:「不要再摸了,你讓我軟下去,我受不了這種癢痛。」杜醫生仍舊微笑著撫摸著他的陰莖,絲毫不管盧得林的請求。

      那種性欲的刺激與痛癢的難受交織在一起,產生出另一種奇妙的快感,盧得林這時開始快活地呻吟起來。杜醫生也加快了手上套弄,讓他越加感到這種刺激到了一種極限,他想射出來,但又感到還未到射出的時候,他對杜醫生說:「你能脫了衣服讓我看看你的身子嗎?」盧得林看得出杜的白大褂里面什么也沒穿,所以提出這樣的要求想讓自己早點射了。

      杜醫生還是那樣的微笑,說:「還沒到時候,你不要著急,遲早你都會看到裸體的我。」盧得林就在這樣的痛苦中度過一周,每天如萬蟻咬體、萬箭穿心,特別是勃起的陰莖怎么也沒法如愿地射精,那根曾經白嫩的陰莖變得通紅無采。后來杜醫生就不到現場了,每天老劉把泡好藥湯的木桶送來,監督他泡到桶里,實在難受不行時,盧得林就自己打飛機,想把憋在肚子里多日的精液射出,也不管老劉在場。 成人av在線


      這樣過了半個月,一天早上,杜醫生來到盧得林的房間,這次她沒帶木桶,叫盧得林脫了衣服,查看一下他的陰莖,那陰莖已經不再白嫩了,顏色變深外形也難看,原本埋在皮膚下的血管,現在全浮在皮膚上,像纏繞在樹桿上的青藤。

      杜醫生看后點頭道:「有點效果了,最近有射精嗎?」盧得林搖了搖頭,他開始對這個女醫生有點厭煩,不再去看她的身子。杜醫生還是微笑的樣子,拿出一瓶象牙膏的藥膏,說:「現在開始進行第二階段的訓練。」她先是用小手撫摸著盧得林的陰莖,讓盧得林體驗到女人撫摸的舒服,然后戴上醫用手套,把藥膏擠到手上,涂抹在盧得林的陰莖上。立刻陰莖如被火燙了一般灼熱起來,并迅速勃起,沒幾分鐘就射精了。這種灼燒痛感與射精快感交織,讓盧得林覺得比泡藥湯要好點,畢竟是短時間的事。

      杜醫生沒有理會他的射精,用紗布擦干凈龜頭上的精液和藥膏,又重新給他涂上藥膏,使得陰莖再次勃起射精。直到他什么也射不出時,杜醫生換了另一種藥膏給他涂上,那藥膏讓陰莖像被塑料紙緊緊地包裹著,而且越來越緊,緊得生疼。盧得林帶哭腔地說:「能放松點嗎?不要把我的命根憋壞了。」杜醫生微笑地說:「不會的,下午我來為它放松。」到了下午,杜醫生用另一種藥膏解除了包裹感,盧得林覺得杜醫生的各種藥膏就如變戲法,折騰著他的雞巴。當他的陰莖有種釋放的感覺時,他用手給自己的陰莖套弄了一會,陰莖沒有那么敏感了,但絲毫不影響舒服的感覺,很是受用。

      杜醫生說再有一周就能實戰了。

      盧得林問:「與誰實戰?」杜醫生紅著臉說:「到時就知道了。」轉眼一周過去了。一天晚上,廚房的官師傅給他做了一套法國大餐,在吃大餐時,杜醫生走進來,遞給他一板膠狀的藥丸,吩咐說每天吃六粒。盧得林吃了這藥粒就覺得肚子像是有股氣在東撞西沖,想放屁又放不出,這股氣老是在肚子里轉圈子。那股氣后來發展到讓他肚子疼痛難忍,竟然痛暈了過去。醒來后肚子也不痛了,那股氣也沒有了,身子覺得輕輕的,心想這是藥效出來了。再看看自己那根白嫩的陰莖已經變成紫烏色的一根肉棒,在自己的撫摸下勃起,成為一根霸氣十足的肉棒。這,也許就是杜醫生這半個月來對他陰莖進行訓練的成效吧。

      三、

      實戰的那天,老劉和杜醫生一起來的,盧得林心想這是玩「二加一」?這次是老劉先說話了,「你現在是集團的人了,有些事你應該知道。」老劉看了眼杜醫生說:「杜醫生、官師傅,還有吳大姐原本都是老爺子的人,伺候老爺子多年,后來老爺子不在了又伺候董事長,她們都有豐富的做愛經驗。至于我―――」這時杜醫生把話接過去說:「老劉原來也是為老爺子做事,做的工作與你的一樣,后來年紀大就做管家。今天先由他來給你做示范。」說完兩人就開始脫了自己身上僅有的衣服。

      老劉不愧是做鴨出身的,雖然有個大肚腩,但跨下的那根陰莖卻巨大無比,粗長地垂在兩腿之間,盧得林發現杜醫生看到老劉的雞巴眼睛都發亮了。而杜醫生則是個看上去瘦而實則很肉感的老熟婦,她的乳房像兩個小包子伏在胸前,肚子上沒有多余的肉,陰毛很黑,剪得很整齊,與她蒼白的皮膚形成鮮明對比,只見老劉抱著杜醫生從耳垂開始親吻,順著肚子、乳房、肚臍眼,陰毛上瑞,腿根部,大腿和膝蓋,然后是小腿和腳面腳指頭,一一仔細吻過,杜醫生發出輕聲的呻吟,她漸漸地張開自己的雙腿,露出陰部,她的大陰唇兩側沒有毛,薄薄的小陰唇像兩片葉子張開,里面是鮮紅的肉芽,她的尿道口很大,呈腫脹狀態,陰道口紅紅地張開,從里面滲出一絲淫液,亮晶晶的。但老劉始終不去碰她的小陰唇和上面已勃起暴露在外的陰蒂,老劉的手輕輕地玩弄著杜醫生紫黑色的乳頭,讓乳頭高高地站立起來,然后用舌頭在上面輕滑,這種刺激讓杜醫生全身的肌肉都收緊了,原本有些下垂的屁股也因收縮而渾圓起來,充滿年輕女性屁股的質感。 中文網丁香綜合網


      在觀看的過程中,盧得林陰莖處于半勃起狀態,他用手輕輕地套弄著,但被老劉阻止:「只看不動。」老劉接著低下頭去開始對杜醫生的陰蒂和小陰唇親吻,隨著杜醫生陰道里流出的淫液越來越多,親吻處發出汲汲的響聲,老劉不斷地吸食杜醫生流出的淫液,不一會兒,杜醫生就發出一聲尖利的叫聲:「啊―――我受不了――快給我吧―――」老劉把自己的陰莖弄硬了,直看得盧得林睜大了眼,那是一根小孩手臂粗細的肉棒,隨著老劉的套弄那上面顯出一條條粗大的血管,奇怪的是,為么一根粗壯的陰莖龜頭卻很小,幾乎與莖身相同大小。老劉看出盧得林好奇的眼神,他說:

      「等會兒你就知道我這龜頭的用處了」說完就插進杜醫生滑潤的陰道里抽插了幾十下后,拔出來就直接插入她的屁眼里,杜醫生又是一聲高叫:「你輕一點,這屁眼很久沒插了,還真不適應。」說話間,這瘦女人就發出舒暢的呻吟聲,叫老劉插深一點快一點,大約抽插了二百多下,杜醫生肉感的身子,又把肌肉緊縮起來,形成一團團塊狀,接著就發出一聲如從水中發出的叫聲,陰道口處噴射出一股股淫水,正好做了屁眼里那根大陰莖的潤滑劑,她屁眼里發出一聲聲剝剝的空氣擠壓出聲,同時帶出一股淡黃色的液體。杜醫生的高潮持續了有三分鐘,才軟下身子,趴在地上不動了。這時老劉拔出大屌朝她的尿道口插了進去,這一插讓杜醫生又高叫一聲,只見老劉那只尖小的龜頭擠進了她的尿道口,整根莖身卻留在外頭,做短而快的抽插,這么抽插了上百下后,老劉嘴里呼呼直叫,身子一挺把精液射進她的尿道里。

      當老劉拔出陰莖站起身子時,杜醫生還是張開著雙腿躺在那,一股白色的精液從她的尿道口里流出,直接流進了她的陰道里。她屁眼還未合攏,里面鮮紅的直腸肉芽一伸一縮,把里面淡黃色的液體擠出來。

      「你不知道,老劉現在很少這樣表現了,他只是在看到漂亮姑娘的時候,才會拿出當年的技藝和力氣,讓女人爽死。當年我在伺候老爺子的時候,老爺子自己不行了,就叫老劉來來干我們,要等到老爺子重新翹起時才讓老劉走開。」杜醫生一邊擦拭著自己陰部邊說。盧得林乘此機會問道:「老劉過去伺候的女人都是哪樣的女人?」杜醫生看了他一眼,說:「都是我這樣上了年紀,又有性需求,地位又高的女人。唉,以后他都會與你說的。」盧得林又問:「今天我們不做了嗎?」杜醫生對他嫣然一笑說:「今天我有點累了,以后機會多得很。」說著穿上白大褂扭著屁股走了。看來老劉把她操狠了,走路都變形了。

      四、

      盧得林單獨與杜醫生在一起的那天晚上,才知道這女人有多高的性欲。  一本道手機在線專區觀看


      盧得林那天晚上正在看電視,杜醫生赤身裸體就走進來,坐在沙發上,一言不發,與他一起看著電視。盧得林基本沒在看電視,而專注地看著她,盡管她很瘦,但脖子上的肉沒有一絲皺紋,寬寬的肩膀,可以看出她的大骨架,在那身白晢的皮膚下尤其顯眼。雖然她一頭黑發,但今天她把腋下和陰部的毛刮得一絲還剩,經過修飾后不像是刮掉的,就像是天生的白虎。

      盧得林伸手摸著她乳房,那對沒什么肉的乳房摸起來極有肉感,敏感的乳頭很快就站立起來,在白晢的皮膚下,深紅色的乳頭也更加顯眼。他要她如之前那樣撫摸他的陰莖,杜醫生搖了搖頭表示,今天要他自己解決這一問題,她是來享受的。盧得林把已經半勃起的陰莖套弄得如鐵棍一般的硬,沒有更多的動作,放倒杜醫生就直接插入她的陰道,狠抽了數百下,發現她陰道已經淫水習習,抽插起來一點不費勁,如果就這樣抽插下去,以如今盧得林霸道的陰莖一夜都不會射精。就在盧得林覺得這樣抽插沒什么意思時,杜醫生的陰道開始收縮,一陣一陣的有節奏的收縮,讓盧得林獲得極大的快感。

      「不要太快,要緩緩地動,要知道老年女人是經不起那么激烈的抽插撞擊。」杜醫生在他耳邊輕喘著氣息說。這時盧得林才知道,她又是來做訓練的。于是,靜下心來慢慢地抽插,只覺得陰莖在她的陰道里如在水中浸泡一般,溫暖而又緊實。

      「能搞你的屁眼嗎?」盧得林渾身著了火似的,想來個激烈而緊密的抽插。

      杜醫生享受地閑著眼睛,輕輕地搖了搖頭說:「你的太大了,會把我的屁眼搞壞的,以后會有機會讓你搞女人的屁眼的,而且還要你搞到她高潮。」盧得林就讓杜醫生俯趴在床邊,把她個清瘦而結實的屁股露在他面前,她的小陰唇已經完全翻了出來,腫脹的尿道口里滴下一滴尿液,陰道口邊上滿是乳白色的液體,紫紅色的菊花眼在空氣中似乎能聞到一股花香。別看杜醫生人瘦但她的陰戶卻很豐滿,盧得林那根霸道的陰莖插在里面把陰道口邊上的肉擠成一個肉圈,看著自己的陰莖帶著乳白色的液體在她的陰道慢慢進出,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爽快,這種爽快很快就傳導到大腦,想射精的意識迅速下降到他的陰莖上,使他不由自主地快速抽插起來。杜醫生的呻吟聲也跟著大了起來,突然杜醫生棱形的屁股,兩邊的肉收縮到上面來,使她的屁股滾圓起來,陰道里的收縮力度也加大了。這種收縮刺激著盧得林,他大叫一聲,把濃濃的精液射進杜醫生的陰道里。

      但他并沒把陰莖從里拔出來,還是那樣慢慢地抽插,射精后的龜頭特別敏感,一點點的肉芽刮弄都讓他爽上天了。杜醫生也很享受這種高潮過后慢慢抽插,因為盧得林的陰莖經過訓練后,不會一射精就軟下,所以她感受到陰道里的那根肉棒仍然是堅硬有力,這是訓練的結果,很快她被帶到第二次高潮,一股清黃色的尿液從尿道里直沖出來,打在盧得林的肚皮上。

      五、

      有一天老劉對盧得林說,晚上一起喝酒。自從盧得林住進這座別墅后,老劉一直以領導的身份面對他,平時見面也只是點個頭,連對他笑笑都很難,今天要請他喝酒,這是不是有什么事?

      到別墅一個多月了,盧得林也曾想過走出別墅四處看看,但一到大門口就被正在整理草坪的吳大姐攔下,勸他回去安心受訓。有幾次他已經偷著走到了別墅有大門口外,卻被那兩個負責接待的姑娘攔下,兇巴巴地對他說再向前走一步,就不要怪她們無情。這使盧得林覺得在別墅和在牢里沒有什么區別,心里很苦。
           久草在線資源頭

      他平時都在自己的屋里,吃飯也是官師傅送到屋里來的,今天是他到別墅后第一次到餐廳吃飯。餐廳很大,可以擺放下一張歐洲貴族晚宴的長桌。現在餐廳里只擺放一張圓桌,頂上一個射燈把光亮集中在圓桌上,其他的地方黑黑的看不清。盧得林走進去的時候,老劉已經坐在里面等他。桌上幾樣精制的小菜,還有一杯酒,是法國的拉菲葡萄酒。這是盧得林來這后第一次看到酒。老劉示意他坐下,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,把杯子放到鼻子上聞了聞,有些陶醉地閉上眼睛。

      「你也喝,別拘束。」于是,盧得林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,那酒香一下充滿了口腔,他跟著就仰頭把一杯的酒都喝了,酒勁一下沖到頭上有點暈乎乎的。

      「別喝太急。我們慢慢喝著,我說點故事給你聽。」老劉說著挾了一口菜放在嘴里,慢慢地吃著,他說,你知道老爺子過去是打槍打獵的,跟隨中央的老人家南征北戰,到青山市后留任青山駐軍司令。我們董事長是他唯一的兒子。現在你看到的人,除了那兩個小姑娘,其他都是老爺子手下的兵。

      當年老劉在司令部警衛排長,他在酒后強 奸了一個姑娘,被告到司令部,事情弄到老爺子那,老爺子突然非常認真地為這個小排長出面做受害人和她家屬的工作。不想那個被強 奸的姑娘突然提出,不告可以,但對方要娶她。司令問為什么?姑娘臉紅紅的說,他、他太厲害了―――司令就知道這姑娘也不是什么處女,有過性經驗。他把老劉叫來,脫了他的褲子,看到一根粗長的,龜頭尖小的陰莖,笑了起來:你他娘的還是個情種,炮不小呵。然后叫他自己擼硬了讓他看看。等老劉擼硬自己的陰莖后,司令大笑道,嗯,不錯,和老子的差不多,以后你就做我貼身警衛。

      老劉和那姑娘結婚了,不到半年姑娘懷孕。可那姑娘性欲太大,懷孕七個月了還想做愛。老劉說,等你生了孩子,我全部補給你。那姑娘說,不嘛,現在就來個小餐。老劉那時年輕,不知輕重,一旦插進去了就猛攻猛打,這要放在平時姑娘會爽上天去,可這時候姑娘不到一會功夫就高潮了,大叫一聲,昏了過去,下身流了一大灘的血。老劉也怕了,抽出雞巴,提上褲子,就沖出去叫人送醫院。

      醫生一看那流出的血里還有一絲白色的液體,就知道是精液了,大罵老劉不是人,這時候還把老婆干成這樣。老劉像個孩子做錯事似地蹲在病房的門口,一聲不出。

      那姑娘此時已奄奄一息,對醫生說,不要怪他,是我要―――,就斷了氣。

      向司令員匯報這事時,老劉已經做好轉業的準備。司令把他大罵了一通,之后笑著讓他坐下,還遞了支煙給他。司令說,我那婆娘你是知道的,身邊沒個可靠的人不行,我看你就去你阿姨身邊做事。還加重了語氣說:「到阿姨身邊做事 ,知道嗎。別讓我聽到她批評你!」老劉當然知道這是怎么回事,站起身敬禮道:

      「明白,保證完成任務。」  曰本A級毛片


      老劉是知道司令身邊有不少女人,老婆很少用,但又不能離婚,所以就叫他來當擔這個任務。

      司令的老婆是他老家的女人,聽說過去也是個打仗的好手,比司令還大一歲,已經六十歲了,對夫妻的事很傳統,人長得高大肥胖,大奶大手大屁股,有一次他看到阿姨輪起大手打了司令一巴掌,司令當場就倒在地上不能動了。聽說司令把老劉派來伺候她,她當時就哭著把老劉打出來。聽了老劉的匯報,司令大罵他無能,一個老太太都搞不定。想一會,司令說,過兩天你帶她到七號樓看看。老劉知道七號樓是司令經常與女人相會的地方,平時七號樓門口都站著警衛,還荷槍實彈,旁人不能靠近七號樓一步。老劉這下明白過來,司令是想讓老太太看他的現場表演。

      那天正好司令有空,通知老劉可以行動了。老劉就叫上司令的老婆,說這季節七號樓的后院花開的特別好,一起去看看。所謂的七號樓其實是個大宅院,前后三進,前有草坪后有花園,兩邊的廂房有十數間。到了七號樓的后花園,那里已經擺好了躺椅和矮桌,上面擺放著水果和香煙,阿姨抽煙很兇,一天要兩包煙。

      此時正是初夏時節,大紅的火榴花開得正旺盛。天還不太熱,阿姨身穿一襲黑色木紗衣衫,胸脯大而沉重下垂,大大的屁股把褲子撐得緊緊的,老劉發現她裸露出來的小腿上長著濃密的汗毛。老劉常聽人說,女人身上毛重的性欲就高,看到阿姨小腿上的毛,他覺得他有辦法完成司令的任務了。阿姨剛開始時之所以把他打出來,是因為還沒調起她的性欲來,用什么辦法調起她的性欲呢?

      老劉先阿姨倒了杯綠茶,點上煙,然后對她說:「阿姨,這天已開始熱了,我給你揉揉吧,松松骨很舒服的。」阿姨沒吭氣,半閉著眼抽著煙。老劉冒險地先在她肉感十足的肩膀上揉了揉,覺得那肩膀的肉很結實。于是就從頭頂、脖子、胳膊開始向下揉,揉了一陣,阿姨的鼻息開始粗壯起來,全身很放松。老劉就提出,那邊有張躺椅,到那邊躺下我給你捏捏背。阿姨笑著說:「沒看出來,你這個小鬼捏得人還真舒服。」她就這么躺在躺椅上,像一堆肉山放在那,顯得格外的肉感。老劉小心地捏拿著她的后背,滿手都是肉,但這肉不松垮結實有勁,見阿姨很享受這種捏弄,老劉把手往下移了一點,不時地碰著她松軟的奶子,當捏弄到屁股上的肉時,她的氣息變成低低的呻吟。

      正在老劉想著要不要繼續深入下去時,左廂房那邊傳來女人的叫春,一聲高一聲低。阿姨抬起頭來問:「這是什么鳥在叫?」老劉裝樣子地四處看了看說:

      「那鳥好像在左廂房里。」阿姨翻身爬起來,手扶著老劉的肩膀說:「小劉,我們去看看那鳥長什么樣。」老劉又裝出為難的樣子說:「不看了吧,那鳥一會就不叫了,我們繼續捏背吧。」阿姨反手給了他一巴掌,罵道:「想給你們首長打掩護?哼,老娘打仗的時候你還沒出生。」左廂房里,戰斗正激烈,一張專用于做愛的的春椅上,一個身材健壯的姑娘高高地抬起雙腿,讓自己的大逼和屁眼完全暴露出來。這也是個多毛的姑娘,此時司令正挺著他的大屌對準那張紅黑色的大逼直插進去,像打仗時那樣,嘴里不斷低聲喊道:「沖啊,給我沖啊―――」在激烈的抽插撞擊下,那姑娘喘著大氣,漸漸變成一種鳥鳴似的叫聲,「首長,不要太猛烈,我投降還不行嗎?―――」司令把陰莖抽出來看了一下,又插進去,一邊插一邊說:「不接受投降,老子的子彈還沒打出。沖啊―――」那姑娘隨著抽插高聲地叫著,氣喘虛虛地說:「請首長輕點,你的迫擊炮太猛烈了,直撞到我的子宮里,疼死了。」司令停止抽插,問她是不是不插進子宮就不疼了? 一本道 線路一線路二線路三


      姑娘點了點頭說:「請首長講點優待俘虜的政策,我實在受不了―――」司令大笑幾聲說,那老子就優待俘虜,來點慢的。于是,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有時又急插幾下,弄的那姑娘一會輕聲呻吟,一會高聲大叫,還真像鳥叫。

      阿姨看不下去了,拉著老劉的手說,不看了,我們回家。老劉覺得阿姨的手心出了汗,潮濕而有點粘,還微微有點發抖。她喘著粗氣邊走邊問老劉:他們的首長是不是常這樣「優待俘虜」?老劉不好說,就推辭了一下說等到家里再說。

      回到家里后,阿姨破天荒地要老劉再給她捏背,還說不管捏什么地方都行,只要讓她舒服就行。從那天起阿姨就與老劉無話不談。有一天,阿姨請老劉共進晚餐,阿姨興致很高,喝了近一瓶的五糧液,拉住老劉的手,輕輕地撫摸著,這位六十歲的老婦人那只手既肉感又暖和。她對老劉說起當年與司令結婚的事。她說,司令當時還個小排長,而她是游擊隊長,和她談話的都是團長師長等人,不想一次配合阻擊戰把他倆捆在一起,二人在山里轉了半個多月,山里天寒,二人只得背靠背的相互取暖,不想有一天司令突然把她抱住,要干男女的事,她當時拚命地掙扎,就差沒掏出手槍了,但最終還是被司令那渾身充滿男人的氣味所醉倒,直挺挺地躺在草叢中,任司令做事。

      「你們的首長那時年輕,來了一次又要來第二次,也不管我當時剛破了處女,血流得滿下身,他就插進來,弄得我又痛又麻,渾身散了架似的。」老劉聽她說這些話,就用手摟住她肉肉的肩膀,一只手悄悄地伸到她的胸脯前,見她還是沒反對,他一把握住了那只巨大的乳房,轉圈地揉著。阿姨返過頭看了他一眼,說:

      「就知道你們首長派你來,會有這一天的。小鬼,當年你首長是很生猛的,一夜來了四次,到早晨時還能再來一次,搞的我下面紅腫紅腫的,都不敢走出門。怎么回事?兩條腿都合不攏了。」阿姨的敘述激起老劉的感覺,他把手一下伸到阿姨的腿根部,隔著褲子也能感到她的胯下已經十分潮濕,輕輕地一摸,那濕就顯現在褲子上。他又把手伸進褲子里,穿過濃密的陰毛,摸到她柔軟的陰唇,那種濕的程度更加明顯,油乎乎的濕,手摸上去像摸在一塊肥肉上,很快老劉就找到那粒肉點,鼓鼓的有別于周邊的肉。老劉一邊摸一邊問:「阿姨,像你這樣六十歲的人了,還有這么多的水,平時首長又很少與你做,你不想嗎?」阿姨喘著粗氣說:「年輕的時候,他不在身邊,想了就用手來解決,后來到了他身邊,他又嫌我老了,很少與我同床,實在癢的不行了,就用手來拍打自己穴逼,直拍到穴逼紅腫生疼了才舒服。」老劉又問:「我聽別人說,女人到五十五歲后就不想這事了,是真的嗎?」阿姨啐了一口說:「這肯定是男人告訴你的,我們女人上了年紀就不需要了?我老家有個姑婆,六十好幾了,還找個男人過日子,每天晚上都做,穴逼里干了,就用菜油抹了抹,照樣做那事,還快活的大叫,讓鄰居都能聽到。你們首長南下打仗時,我就住在她家里,那時她都快七十歲了,男人也死了,我們兩個躺在一張床上,她讓我看她的穴逼,還紅紅的,叫我用手插她的穴逼,她仍舊會快活的叫起來。」話都這樣說開了,老劉就大著膽脫掉阿姨的衣服,讓赤裸著身子躺在床上,自己也脫的一絲不掛,阿姨看了后,很平靜地說,你比你們首長壯實。她用手摸了摸老劉粗大的陰莖和尖小的龜頭后說,你這雞巴頭這么生得這么小,雞巴又生得那么粗大,長長的,這是要女人命的雞巴。老劉問她怎么就要女人命?阿姨神秘地笑了笑說,小鬼,你真沒玩過女人的另一個洞?老劉搖頭說真沒玩過。阿姨大笑道,那你就還是個孩子。想當年我剛到你們首長身邊時,因為這之前天天挖自己的穴逼,把洞挖松了,他不滿意我的穴逼,要玩我后面的洞,第一次玩時我嚇得要命,屁眼都被他撐破了,痛了好幾天。今天看到你這個雞巴又讓我有點想玩玩后面的洞了。 日本一級av一片


      阿姨說著把雙腿張開,她濃密的陰毛上至肝臟眼,下至肛門四周,那張黑乎乎的穴逼竟還在流著淫水,順著屁股流下,流過那個黑洞洞屁眼,這屁眼已經沒有什么皺折了,有點光滑地緊閉著。當老劉俯身去舔弄她的陰戶時,一股老女人特有的騷味直沖上來,使老劉的陰莖鐵硬鐵硬。老劉情不自禁地埋下頭去,從陰蒂到屁眼吮吸了個遍。阿姨受不了,直叫道:「你還能這樣,真他媽的舒服,用力一點舔,全身都麻癢了,哎喲,不好了―――」隨著阿姨的叫聲,她的陰部沖出一股黃色的尿液,雙腿把老劉的頭緊緊地挾住,叫道:「把舌頭頂進去。啊――」老劉賣力地舔吸,讓阿姨來了第一次高潮。

      阿姨一把抓住他的陰莖上下擼動著,另一只手卻自己挖著穴逼,身子一顫一抖,把全身的肉都帶動起來。肉的顫動讓阿姨的說話也顫動起來,「早年的時候,你們首長也要給來這個,我堅決不讓,舔女人的穴逼和屁眼,那里多臟,一個男人伸出舌頭舔那里還叫男人嗎?后來我的一個小姐妹與原來的丈夫離婚了,找了個比她小五歲的丈夫,這男人就愛舔她的穴逼,剛開始她不習慣,后來上癮了,一天不舔一次就睡不著覺。我問她有那么快活嗎?她說大姐你做過就知道,那快活用話語都說不出來。小鬼,今天你讓我知道了這滋味,我好像一下就上癮了。

      來,再舔一次。」

      對阿姨這個大轉彎老劉很是吃驚,一個老女人一旦有了她認為是享受的性愛動作后,她就忘不了了。此時,阿姨大張著雙腿,自己揉捏著肥大下垂的奶子,肥胖的肚皮上有一個深深的肚臍眼,讓這個原本很衰老的肚皮顯得有些性感起來,像山丘一樣的肚皮下面是一叢雜亂的濃密的陰毛,陰毛包裹住整個陰部和肛門,讓人覺得她的胯下是一片黑乎乎的世界。老劉用手扒開她的陰唇,烏黑的陰唇里面立即沖出一股極重味的騷味,老劉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的陰道口,先覺得咸后來又變成一種苦味,那體液到了嘴里后又變成如吃海鮮的味道。舔女人的陰部老劉也不擅長,但看過首長怎么舔得女人高潮不斷,他想舔女人的陰部就像做事一樣,認真非常重要,他從阿姨那顆鼓起的陰蒂開始,慢慢地舔吸著,力道有時輕有時重,再次舔到陰道口時,阿姨叫他把舌頭伸進陰道里動一動。老劉把自己的舌頭卷成一根棍子狀,挺進阿姨的陰道里,里面立即有一股騷水涌出,陰道的肌肉緊縮起來,包裹了的舌頭,每動一下,阿姨就輕叫一聲,說實在受不了,快進來插我吧。老劉說再等一下,還有更舒服的在后頭。

      老劉記起首長曾舔吸一個文工團女演員的屁眼,每舔一下那女演員就噴出一股尿來,大叫舒服死了,后來這個女演員不要首長用陰莖插她,只用舌頭舔吸她的屁眼,她說這樣的高潮比用陰莖插更舒服。老劉就學著首長舔女演員屁眼的樣,開始舔阿姨的屁眼。阿姨的屁眼很黑,肛門周邊長滿了毛,老劉用手指輕輕撥開她的陰毛,用舌頭輕輕地舔弄著阿姨的菊花,那菊花洞十分敏感,輕輕一舔就緊縮起來。老劉加大了舔吸的力度,一邊用手指頭輕輕地開挖她的屁眼,只聽撲地一聲,阿姨放了個臭屁,這讓老劉一時難以下口,等了一會,阿姨問怎么不舔了,快點,我正要來了。

      老劉讓阿姨再等一下,他跑到廚房拿出瓶香油抹在阿姨的屁眼上,然后大力用舌頭去頂其屁眼,慢慢的那個緊閉的菊花開花了,老劉的舌尖頂進去了一點,正要用手指頭換下舌頭時,阿姨來高潮了,雙腿一挾把老劉整個腦袋挾在腿中。

      這次高潮來的時間較長,老劉差點沒被挾斷了氣。 九九熱這里只有精品


      有了這樣的經歷,阿姨就問老劉,聽說操女人的屁眼男人來精快?老劉就說了他看到首長干女人屁眼的情景。阿姨一翻身說,他能干我也能干,來,小鬼,用你的尖頭雞巴干我的屁眼。老劉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于是追問了一聲:那我真干您的屁眼了?阿姨啪啪響地拍著自己的肥大屁股說:干,老娘想知道你能我有多舒服。

      有了這句話,老劉就大起膽來挺著粗長的陰莖慢慢地插入阿姨的肛門,起先還怕阿姨受不了干菊花,沒想到插入非常順利,這可能與他的個尖尖的龜頭有關系,再者阿姨早年也被首長干過菊花。當龜頭進到肛門前頭的緊縮肌肉時,阿姨沒吭聲,等到粗長有陰莖身子進到直腸時,阿姨叫起來,說有點受不了,就想拉屎。老劉這時也不管阿姨是什么感受,他覺得干女人的菊花有說不出的爽快,先慢抽幾下,接著就加大抽插的速度。插得阿姨大罵要命了,又大聲叫快活死了,因此不到五分鐘時間老劉就射了。

      這之后,老劉伺候阿姨近七年,之到阿姨得病去世。老劉的故事到這就結束了。

      五、

      那天老劉邊說著故事,邊喝著酒,到故事結束時,他有點醉了,先回屋去睡。

      盧得林也有點喝高了,用手托著腦袋想著老劉的故事,陰莖有點半勃起。這時,一雙手伸進他的腿根下,握著他半勃的陰莖慢慢地上下滑動。盧得林用眼掃了一下身后,看到官師傅赤身裸體地站在他身后,一雙扁平的乳房貼在他的背上,輕輕地摩擦著,那兩顆乳頭硬硬的,把后背摩擦的有點癢,盧得林伸手把她拉到身前,瞇起眼看著她。

      官師傅是個不胖不瘦的熟婦,看上去只有四十多歲的人,其實她已經五十多歲了,她有一個巨大的隆起的小肚子,皮膚有點黑,但很是油亮,把下身的毛刮的干干凈凈,這樣在陰部上方就有一片青灰色的皮膚,在她隆起的小肚子上特別顯眼。官師傅的手沒有離開盧得林的陰莖,她趴在前面低下頭一口把陰莖含在嘴里,用舌頭的鼓動來刺激著陰莖,這讓盧得林一下清醒了,摸著她水汪汪的陰部,又向后摸了她的屁眼,他發現官師傅的屁眼沒有合攏,像鼻孔一樣張著。盧得林好奇地問:「你的屁眼怎么會這樣?」官師傅把陰莖從嘴里拿出來說:「我就想吃吃你這個年輕的大屌。你別管那屁眼合不攏,我的收縮肌肉在里面,放心,不會讓臭屎流出來的。」官師傅此時激動的有點語無倫次,說著又開始舔盧得林的蛋蛋,直到把整個蛋蛋舔得濕漉漉為止。
            

          久久精品視頻  盧得林曾聽杜醫生說過,官師傅原是老爺子家的廚師,在董事長很小的時候,她就讓董事長用小雞雞插她的屁眼,據說她從不讓別人插她穴逼,說那是留給她曾愛過的男人的。在這座別墅里官師傅的地位比較低,按說是不能接觸到盧得林這樣來受訓的人員,但她很喜歡盧得林那根霸氣的陰莖,老想著盧得林那個雞蛋大小的龜頭插在屁眼是什么滋味。

      這次,官師傅竟然讓盧得林先插入她的陰道。盧得林從前干過的老女人陰道都很松,陰莖插在陰道里就如插在一根寬松的軟水管里,有時甚至沒有感覺到肉與肉的摩擦。但官師傅的陰道著實很緊,像是長久沒被人插似的,肉的摩擦十分強烈。官師傅半閉著眼睛,很享受地配合著盧得林有節奏的抽插,嘴不時說著幾句調情的話,她說你這樣的雞巴女人最喜歡,不像有的陰莖粗大的男人就會猛沖猛打,把陰道口都插腫了,把已有的快感減去一半。「對,你就這樣的插,不要快也不要慢,這樣最舒服了。」官師傅嘴里的話語激起盧得林抽插的速度,官師傅拍打著他的屁股說:「叫你不快你又快起來,人家的陰道小,受不了這么快的速度。」此時,官師傅的淫水已把兩人的陰部浸得濕透了,淫水順著兩的大腿往下流,官師傅說再插一會就換地方吧。

      當她翹起屁股,把那個合不攏的屁眼對著盧得林時,一股香油的氣味撲鼻而來,盧得林看到她的屁眼油光發亮,便挺著自己的陰莖慢慢地插入她的屁眼里,起先還真沒一點阻礙,龜頭插入后就受到緊縮的肌肉阻礙,每往里插一點都很費力氣,官師傅說你放開膽往里插,不會弄傷我的,像你這樣慢呑呑的讓人難受死了。聽到這句話,盧得林用力往里一捅,沖過括約肌的阻礙,整根陰莖插入到她的屁眼里。盧得林掰開官師傅的那扁平的屁股,讓屁眼更大地張開,然后開始快速抽插,從屁眼里擠出的香油混雜著屎的氣味,隨著抽插的加速越加濃郁起來。

      官師傅也加速對自己陰蒂的摩擦,并用三根手指頭插入陰道旋轉地抽插著,很快她就開始叫起來,說高潮快來了。盧得林問插屁眼真的會來高潮嗎?官師傅說你別管,我已經覺得快來了,哎喲,你再快一點,啊,你射了,好熱的精液,射在直腸里真的很舒服。

      盧得林射完之后把陰莖停留在官師傅的屁眼里,陰莖還處在半勃起狀態,因此還可以做著慢慢的抽插,有了精液的潤滑,官師傅的屁眼就更順暢了,不一會兒,盧得林的陰莖又硬了起來。

      「好啊,老官,你敢違背程序,自己到小盧這享受來了。」盧得林和官師傅還在享受著高潮過后的慢動作,吳大姐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
      官師傅根本不理吳大姐的喝斥,專注地對盧得林說:「傻弟弟,插屁眼能有什么高潮,那高潮都女人自己弄自己弄出來的,插屁眼就像是個藥引子,助個興而已。真要是單純的插屁眼,插死了也沒高潮,最多把屎插出來,有種拉屎的快感吧。」官師傅說著一抬屁股,剝地一聲,盧得林的陰莖從她的屁眼里滑出。官師傅用手捂著自己的屁眼快步走出房間。

      吳大姐站在那,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盧得林。說實話,在這座別墅里盧得林還真有點怕吳大姐,她長得身高馬大,雖說看上去有點胖但渾身都是肌健肉。她原先是個習武之人,后來被特招到部隊,成了司令的小情人,這種特殊的身份,加上她的忠心,就是董事長也要讓她三分。 成人在線觀看


      吳大姐是別墅里唯一一個不要赤身裸體的女人,她今天穿著一身公司制服,盡管很合身,但還是能看出她衣服里面健壯的身軀。吳大姐在盧得林身邊坐下,這讓赤裸著身子的盧得林有些不好意思,用手捂著自己的下身。吳大姐笑了笑說:

      「現在捂著不太遲了?男人我沒少見,女人你也沒少見,大家都不要見外。你如果覺得我這樣穿著衣服不好和你談話,我也可以把衣服脫了。」說著就動手脫衣服,當所有的衣服都脫光的時候,盧得林看到一個健壯的女人身軀,她乳房大而飽滿,雖然看不出腰,但也絕沒有多余的肉,渾圓的屁股只要稍一用勁就擠出幾塊肌肉來,她腋下和陰部長著濃密而長的毛,從這些體毛中散發出一種特有的濃烈的女人汗騷味,「這樣你就不拘束了吧。」吳大姐一屁股坐在盧得林對面的凳子上,張開雙腿,露出濃毛下的陰戶,這一張開那騷汗味就理濃烈了,她下意識地撫摸著自己的陰戶,翻開那對烏黑而肥大的陰唇,露出里面紅色的肉芽。

      盧得林看著陰莖忍不住地硬了起來,高高地翹起,呈香蕉狀。吳大姐呡著嘴看著說:「這么快就翹起了,這不行。我為很多首長的夫人做過保衛,知道一點她們的私事,今天就給你說說,不要等到董事長叫你出任務時,你除了會操女人外什么也不知道。」吳大姐在部隊的時候是做警衛的,一些首長的女眷都由她負責保衛,可以說是她們的貼身警衛,像影子一樣,整天在她們身邊。如果是級別高的女眷,就是上廁所拉屎也要站在她身邊,還不能讓她看見,免得首長女眷拉不出屎來。「那些首長的女眷很難伺候的,你光有一根大雞巴是不夠的,她們還要你懂得她們要怎么快活。這就是我今天要給你講的。」六、

      吳大姐十六歲那年特招進部隊,那時她跟一位女道長習武已經快四年了,一般壯漢她能在轉眼間放倒在地,到了部隊又進警衛特別行動隊,接受了更完整武術和警衛訓練。十九歲那年她接受了第一個警衛任務,陪同一個上級領導的夫人到基層部隊視察。

      自從上了首長夫人那輛車后,她就感覺到不同的氣氛,按理首長夫人要坐在后面的座位上,但她卻要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,讓吳大姐坐在后面的座位上。這位首長夫人生的白白胖胖,人長得很端莊,可以看出她年輕時是個大美人。車開動的時候,吳大姐發現那位首長夫人的手放在司機的大腿上,輕輕地撫摸著,不時給司機一個媚眼。在基層部隊視察時,吳大姐一直跟在夫人的身邊,回到賓館后,夫人沒有與首長住一間房間,而是單獨住一套間。吳大姐就睡在她的外間。

      入夜后,吳大姐正睡的有些迷糊,就覺得有人在摸她的大腿。警衛的職業習慣讓她一個挺身蹲在床上,定眼一看是夫人站在她的床邊。她結巴地說:「阿姨,你、你、你怎么還不睡?」阿姨笑著摸著她的臉說:「睡不著,想和你談談心。」于是,她一屁股坐在床上,「小吳,穿這么多衣服睡覺能睡得著嗎?」吳大姐有些無措,要坐起身回答,夫人示意她還是躺著說。吳大姐說:「我們做警衛的,要求不能脫衣睡覺。」這時,吳大姐才看清夫人穿一身極薄的白睡衣,半短袖,露出一截白嫩的胳膊,胸前隱隱看得到她那兩顆烏黑的乳頭,下半身也沒穿什么,黑色的陰毛在白睡衣下特別顯眼。 超碰國產人人做人人爽


      「阿姨,天很晚了,要談咱們明天談吧。」吳大姐被夫人的穿著弄得有些不好意思。夫人笑盈盈地把手伸到吳大姐的胸脯上,說:「我們都是女人,談點女人的事。」接著就動手掀開吳大姐的棉布胸罩,吳大姐剛想反抗就想到司令說要無條件服從首長夫人的要求。夫人用手捏了捏她的乳房和乳頭,感嘆道:還是年輕好,乳房那么有彈性,乳頭也是軟的。在夫人的撫摸下,吳大姐生平第一次有一種異樣的感受,大腿根部有些不安分起來。但她沒有出聲,靜靜地等待夫人下面的動作。夫人輕聲說:女人對性的要求一點不比男人低,現在男女平等了,我們女人也要追求自己應得的性需求。

      當夫人把手伸進吳大姐的褲襠時,她整個人都收緊了肌肉,就感覺那軟軟的手,在她的陰部旋轉地摸著,不時還碰到她的陰蒂,這讓吳大姐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,好在這幾年的警衛訓練,讓她有很大的定力,她依舊靜靜地等待著夫人的動作。夫人自己也開始粗壯地呼吸起來,用另一只手摸自己的陰部,她說你真就能抗拒這種刺激,一點也沒感覺?其實這會吳大姐是緊收自己的陰道口,不讓里面的淫水流出來,所以夫人摸她陰部時沒感覺到那種濕潤。夫人說你也來摸摸我的,別怕,我們都是女人。說著把吳大姐的手牽到自己的陰部,并脫掉了自己的睡衣,赤身裸體地擁著吳大姐。

      吳大姐說她看到裸體的夫人時,心里就燒起一團欲火,她當時正當年,對性知道的不多,但哪受得了這種刺激。夫人張開自己的雙腿,把黑毛和整個陰戶都露出給吳大姐看,陰戶已經被淫水濕透了,淫水正順著大腿往下流。加之這時的夫人在吳大姐的陰蒂用上了力,吳大姐自己才能感覺到陰蒂前所未有地勃起,暴露在包皮下,夫人沒有去動她的陰唇,只專注于她的陰蒂,沒一會兒,吳大姐大叫一聲,放松了自己的陰道口肌肉,一股淫水急沖而出,噴到了夫人松軟的肚皮上,嘴里叫道,對不起,我忍不住了。

      「舒服了吧。女人就需要自己找快活。來,你也幫我快活快活。」她先教吳大姐用手撫摸她的乳房,再摸她陰戶,后來說:「用舌頭,舌頭是女人性快活的第二根陰莖。」吳大姐當時還年輕,她怎么也不能用自己的舌頭去舔夫人的陰戶,嘴里說:

      我不會,夫人,你放了我吧。夫人并不怪她,只是笑了笑說:我教你,等我示范了以后,你就知道用舌頭是很快活的一件事。夫人一面用手捏著自己的乳頭,一面埋下頭去,伸出長長的舌頭,在吳大姐陰戶四周游動,不時把舌頭伸進一點到陰道里去,這種刺激讓吳大姐全身收緊。在夫人開始又一次對陰蒂的舔弄時,她的高潮到了,嘴里發出沉悶呼叫,雙腿挺直,陰道口里噴出一股尿來,然后全身一松,癱倒在床上。

      有了這一次的高潮后,吳大姐很主動地用舌頭舔夫人的陰戶。夫人的陰戶很肥大,大小陰唇都向外翻著,那時吳大姐不知道這是夫人長期過度的性生活造成的,還以為夫人的陰唇就長得這么與眾不同。夫人有很濃密的陰毛,直長到肛門四周,使夫人的整個陰部覆蓋在陰毛叢中,散發出一種老熟女才有的騷味,那氣味直逼吳大姐的鼻腔,讓她有點想吐。當她第一次用舌頭舔上另一個女人,而且還是老女人的陰戶時,心里有些異樣,她舔了舔那些流出的淫水,有點苦咸味,像吃皮蛋的口感。舔到她的陰蒂時,發現夫人的陰蒂鼓起得像小孩的小雞雞般,這還是未完全勃起的模樣,隨著吳大姐的不斷舔弄,那陰蒂變長也變大了,像成人的大拇指似的,吳大姐把這陰蒂整個含到嘴里,引發夫人像夜鶯一樣的叫聲。 國產AV天堂


      雖然夫人已經很舒服了,嘴哼哼地呻吟著,但離高潮的到來還有些時候。夫人把吳大姐的手抓過來放到自己的肛門上,讓她用手指頭插進去。吳大姐此時已經完全服從夫人的指令,她用手指撐開夫人的屁眼,就看到一個黑洞洞的肉洞一縮一放,手指頭插進去就像插在一個小孩吃奶的奶嘴里,軟乎乎的沒有受到什么阻礙就插進去了。后來吳大姐才知道夫人經常讓人插她的屁眼,所以屁眼已經很松垮了。好在吳大姐是習武之人,身體強壯,又有力氣,一陣快速插動后,夫人嘴里含糊不清地吐出幾個字來「爽,舔、我、小、豆、子――」吳大姐一口含住夫人的大陰蒂使勁吸,不一會,夫人整個胖胖的身軀挺了起來,高叫一聲轟然塌下,從陰道里流出的液體打濕了一片床單。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有一只煙的功夫,夫人說:「爽死我了,也累死我了――」幾天后,首長和夫人離開駐軍回去。在那幾天里,夫人不是與她一起玩女同性交,就是與她的司機在床一番激戰,往往在第二天早上,夫人去吃飯時,吳大姐要先進去打掃戰場,將屋里的女人淫水味和男人的精液味驅散,換上一床干凈的床單,才到餐廳吃飯。而夫人卻像個沒事一樣,與司令部的領導談笑風生。

      吳大姐說她就是在夫人離開的那天晚上,被司令要去了處女身。說這話時,盧得林的陰莖正插在吳大姐的陰道里,手放在她的背上,那肌肉感十足的背部給盧得林很深記憶。吳大姐說,對老女人一定要了解她需要什么,有的老女人不一定要一根大屌插在陰道里,而需要男人把她們身體需要感受性愛的部分開發出來。

      盧得林問吳大姐她身上需要開發的性愛部分在哪?吳大姐大笑說,以我的年紀,當然還是陰道,我喜歡慢慢的抽插,那是很享受的,快速只是在高潮快來的時候來點加餐,這能把老女人迅速送上高潮。那天盧得林和吳大姐做愛,在未來很長時間里讓盧得林不斷回味,一是時間長,二是在慢慢抽插中享受到一種肉與肉的親密。

      盧得林射精之后,吳大姐獨自到浴室里洗了澡,出來后叫盧得林也去洗,說她有話要對他說。等盧得林洗完澡出來后,吳大姐已經穿好她那身制服,坐在沙發上,手里拿著一個大信封。「這是你的新身份,手續全部辦好了。明天你到青山大酒店1702房間等著董事長,他要與你談第一個任務的事。」吳大姐突然變得十分嚴肅,說:「在這里所受的訓練要從你的記憶中抹去。記住,你現在新的身份是百花集團郎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公關部經理。」說完她站起身朝盧得林看了一眼,沒再說什么,轉身以標準的軍人身姿走出門去。

      盧得林呆呆地看著手里的大信封,未來的日子將是個什么樣的日子?   亞洲歐美人成綜合在線


   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!
   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APP下載,永久發布:ppn880.com
    体彩p5技巧